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辟谣专区
酒企灰色商业模式变异 600亿存款排雷刻不容缓
2017-09-07 16:26:36 14:37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点击: 0次

 据上海证券报讯 元旦刚过,黑天鹅事件再袭资本市场。这次不是说好的重组黄了,也不是8亿扇贝不见了,而是3.5亿存款“飞了”。

还未从两个月前的打击中缓过神来的泸州老窖投资者,再遭重创。2014年10月,泸州老窖就已宣布丢了1.5亿存款,没想到,才过两个月,非但之前的没有找回来,如今又有3.5亿元银行存款异常。加上去年初,酒鬼酒曝出的亿元存款“失踪”案,让人对酒类上市公司600亿存款的安全性提心吊胆。

为何风险极低的银行存款竟成定时炸弹?为何接连中招的又都是白酒企业?

据记者调查,这背后是“存款卖酒”灰色商业模式的变异、银企内控机制的漏洞、资金掮客的铤而走险和民间借贷市场的崩塌。无论是从信息披露还是资金安全的角度考量,酒企600亿存款的排雷已刻不容缓。

资金掮客的暴利链条

现金流充裕、利润丰厚的白酒企业在行业景气时积累了巨额存款,引来无数觊觎者,而在行业逆境中,风险开始集中爆发。

“不排除是有人刻制假印章,对泸州老窖的存款作了假的担保协议,银行把钱贷出去后,还款发生问题。而泸州老窖和有关方面发现情况异常后,向公安机关报案,以图追回损失。”一位曾经运作“存款卖酒”套利的圈内人士王先生在看完泸州老窖10日公告后,对记者作出如此分析。

据公告,泸州老窖近日新发现3.5亿银行存款存在异常情况,其中1.5亿已被冻结,另2亿元的案件侦破和资产保全工作正在进行。加上去年10月出问题的1.5亿存款,泸州老窖已对上述总计5亿元存款按40%比例计提坏账。

这其中,极有可能是王先生所谙熟的“存款卖酒”模式出了问题。所谓“存款卖酒”,近年来被泸州老窖等酒企用于刺激销量,简单而言就是在目标银行承诺按存款额的6%到12%(协助)销售白酒后,酒企将资金存入该银行,并保证至少在一年内不提前支取。

而随着白酒市场景气度下滑,这一模式出现了变异,风险亦由此产生:据王先生介绍,资金掮客常以“存款卖酒”为幌子,与酒企经销商联系,从而和酒企对接,在答应酒企按存款一定比例销售白酒的要求后,请酒企将资金存入其指定银行。资金掮客由此展开长存短贷的操作:如通过伪造担保协议,把资金变相贷款给用款企业,从而流向高利贷市场,期间不排除有银行内部人士参与操作。

这个在外界看来匪夷所思的做法,在资金掮客眼中却是一次虽有风险,但收益堪称暴利的豪赌。据王先生介绍,其转出的资金主要以年化36%甚至更高的利息放给融资困难的用款企业,资金掮客将承担银行利息、占款项比例6%至12%的白酒销售及居间费用,同时还会按照按一定比例抵押用款企业的房产或其他抵押物。但项目完成后,资金掮客至少可获10%至15%的收益。

“要么暴富、要么坐牢!”在王先生看来,从银行套出资金用于民间借贷堪称暴利,只要各环节控制好,最终资金能够如期还回银行,实际的风险还是比较小的。而这一次,很可能是用款方还不起钱,抵押物又缺乏足够的流动性,风险才浮出水面。

600亿存款排雷刻不容缓

“存款卖酒”在白酒行业并非个别现象,其变异带来的风险亦难以估量。

2014年半年报显示,15家上市白酒企业存款规模总计超过600亿元,利息收入基本上仅有1%到3%,这一现象既说明资金运用效率较低,也进一步佐证存款卖酒或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。

上述酒企中,贵州茅台存款规模以210.95亿元位居榜首,五粮液以200.44亿元紧跟其后,此次存款出问题的泸州老窖以64.43亿元位列第三。而存款在10亿元以上的酒企还有洋河股份今世缘古井贡酒等。

此次,泸州老窖已宣布对合计5亿元存款在2014会计年度按40%比例计提坏账准备。但最终能追回多少存款,难以得知。而记者在梳理多起银行存款遗失案后发现,尽管相关违法者最终会被绳之以法,但存款基本上是难以全部追回,银行和企业客观上要为最后结果买单。

至于酒企的哪些存款可能存在“隐患”,业内人士向记者梳理了三个重要“雷区”。

首先,重点关注国有控股的上市白酒企业。相对民营控股酒企,国有酒企内部监管较严,资金很难通过其他方式流出,存款卖酒比较容易讨论通过。更重要的是,上述酒企普遍业绩较好,拥有巨额现金,多元化投资相对推进较慢。在业绩考核的压力下,有把潜在投资性收益转换为销售收入的冲动。

其次,重点关注上述企业在异地国有大行的巨额存款。酒企通常是当地银行的大客户,日常联系会非常紧密,巨额存款稍有风吹草动易被发现。而异地国有银行,因日常资金流转量大,与酒企联系又偏少。其联络可能主要通过资金掮客,即便资金掮客伪造相关手续,通过担保抵押的方式,将相关款项贷出,或直接转钱进入民间借贷市场。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把钱还回来,参与各方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实现了巨额套利,其中不排除有银行内部人士也参与其中,而酒企则未必知道实情。同时,相对而言,地方商业银行存款风险可能反而较小,这是因为与国有大行不同,地方商业银行有强烈的揽储需求,其提供的存款利息相对更高,无形中压缩了资金掮客的套利空间。

第三,重点关注附带条件的存款,如提款时限。正是这类存款,给了资金掮客运作的空间和时间。

市场人士指出,作为拥有巨额现金的行业龙头酒企,面对行业深度调整,是选择继续“存款卖酒”堆业绩,还是扎实做好市场与消费者培育,规范运作静候行业复苏,或许需要其“大智慧”。而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,无论是从信息披露还是资金安全的角度考量,监管层与上市公司决策者都应彻底核查其存款安全性、全面排除此类风险。

(责任编辑:)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|联系QQ:8888888
Copyright © 2012 京ICP备12030137号